剧首,轻狂自负的孟洛川用以下的顺口溜解释了他眼中的商道:

贵出如粪土、贱取如珠一玉;

生意做独市、买卖抢先行;

三分利吃利、七分利吃本;

同本不同利、差别在算计;

百里不贩樵、千里能贩枣;


小店买个便、大店买个全;

不怕店门破、就怕店无货;

货到街头死、人到市中活;

南瓜再大本地卖、辣椒再小穿省过。

结果被他的恩师李士朋当头呵斥,李士朋告诉孟洛川大商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:

夫大商者,胸存纵横四海之志,怀抱吞吐宇宙之气;其学通于大道,其功接于社稷,其势籴入惊风雨,粜出泣鬼神,也正所谓良贾何负名臣,大商笑看书生;大商之经商,有如伊尹、姜子牙之于治国;孙子、吴起之于用兵;商鞅之于变法。其学问之精深,道法之玄奥,意气之闳远,境界之高明,岂是你这等空想妄论,俚谚俗语所能达到的。可笑之极。

课堂上,李士朋又拿出十二颗珠子,分别刻有“道”与“术”“取”与“予”“利”与“害”“常”与“变”“方”与“圆”“生”与“死”。李士朋告诉孟洛川,将这十二颗珠子上的内容学完,便可以结业而入道了。李士朋首先拿出“道”与“术”两枚珠子,讲解万事万物皆不出“道”“术”这两大范畴。

道是河,术是舟;道是舵,术是桨;无河无以载舟,无舟难以渡河;无舵则无方向,无桨则无动力;所以“道”是方向法则和“术”是方法谋略。孟洛川首先选择了“术”珠,它认为方法谋略在经商中的作用比方向法则更为重要。李士朋流露出一种不易察觉的失望。

这样的大商,世上能有几人,说和想的容易,可是做起来就难了,那度量能非常人所有,那样的智商与悟性更是寥寥无几,我们看了这电视,能学到0.0001%就很不错的了,大商之道是那些成功的人士慢慢去靠拢的,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在开始的时候就像大商一样,去经商的,那样是经不起“大商”这两个字的重压。

无事如有事提防,才可弭意外之变; 有事如无事镇定,方可消局中之危。

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

柜前讲价,不如柜后算帐。

大商无算 地到无边天作界,山登绝顶我为峰。

纵横四海,吞吐宇宙。

舍尔生,取而死,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财自道生,利缘义取!

做朋友要他心服口服.做敌人叫他心存忌禅

学而知不足 不足而知学

大商与小商区别

于已有利而于人无利者,小商也。

于已有利而于人亦有利者,大商也。

于人有利,于已无利者,非商也。

损人之利以利已之利者,奸商也。